物联商业网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

日期:2018-11-06 08:44:00 来源:物联商业网 阅读次数:573 分享: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沙特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

导语:彭博社近日撰文,对Uber与沙特阿拉伯政府之间的商业关系展开深度剖析。根据目前获得的信息,沙特政府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持有Uber超过10%的股份,而苹果投资滴滴出行直接推动了Uber接受沙特投资。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即便Uber律师已经完成了交易细节,但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沙特阿拉伯政府准备向这家旧金山创业公司投资35亿美元,这可是个天文数字。

该公司的法律团队再三确认单笔汇款能否汇出这么多钱。但在2016年6月1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确实一次性向该公司汇来了这笔资金。这是外国政府有史以来向美国创业公司投资的最大金额。

当年那笔巨额交易的结果尚未完全显现。2年前,这笔钱令Uber及当时的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一时风光无两。但现在,随着全球商界与沙特阿拉伯政府之间的关系渐渐被媒体曝光,清算的时候到了。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Uber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彭博社了解到,沙特政府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持有Uber超过10%的股份。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总经理、沙特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盟友亚瑟·奥萨曼·阿尔-卢马延(Yasir Othman Al-Rumayyan)也担任Uber董事。当《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领事馆遭谋杀后,硅谷一片哗然。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才发现,恐怕没有哪家硅谷公司跟沙特政府之间的关系比Uber更深。

此时正值Uber现任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努力改变公司形象之际,以便为明年初的IPO做好准备。科斯罗萨西是一名伊朗移民,他也是今年10月率先推出沙特主办的投资峰会的与会人士之一。但由于要切断跟该国政府的复杂联系却并非易事。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达拉·科斯罗萨西

本文就是关于那笔巨额交易如何塑造了全球市值最高创业公司的怪异故事,由此产生的余波还将继续扩散。你将在文中看到Uber对中国竞争对手的刺探行为,以及该公司遭遇的一起跨国行贿调查,此外还包括卡斯罗萨西与卡兰尼克在面临地缘政治危机时表现出的截然不同的态度。本文的内容源自六七名现任和前任Uber员工及投资者透露的信息。

关系不断加深

卡兰尼克在2016年第一次了解到沙特政府的投资意愿。那年春天,Uber高管、奥巴马前竞选主管大卫·普卢福(David Plouffe)访问开罗、迪拜和利雅得三座城市。Uber已经进入沙特市场,为无法开车的当地女性提供服务。普卢福在利雅得会见了沙特高官,其中就包括PIF经理阿尔-卢马延。知情人士表示,普卢福在会谈中进一步了解到沙特政府希望能够实施投资多样化,降低对石油行业的依赖。PIF拒绝对此置评。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一名女性在Uber车上化妆

Uber当时很渴望增加融资。该公司当时在跟中国滴滴出行展开补贴大战,所以谁的资金更多,就更有可能胜出。因此,当苹果2016年5月向滴滴投资10亿美元时,Uber颇为惊慌。该公司也筹集了很多资金,但却在世界各地投入到无法盈利的业务中去。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Uber开始跟沙特洽谈交易。条款相对简单:沙特将按照老虎环球管理公司当年早些时候领投时的625亿美元估值入股。PIF有一个主要诉求:他们希望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Uber同意了,卡兰尼克也得以利用这笔投资扩大他在Uber内部的权势。这位CEO下令手下起草一些文档来扩大董事会,不光是给PIF新增加一个董事,还包含另外3个可以由他任命的董事。

知情人士表示,他的这些要求正值Uber顺风顺水之际,当时的董事会也大都扮演了橡皮图章的角色。当时没有人想过要遏制卡兰尼克的权势,尤其是考虑到此事与35亿美元的投资有关。所以,当时会一致通过这项决议。

但在宣布该交易时,Uber的政策和沟通团队还是对接受沙特的资金感到担忧。当时主要的担忧在于沙特的性别不平等现状,尤其是沙特还禁止女性开车。为了构建良好的声誉,Uber 政策团队聘请沙特公主、女权主义者瑞玛·班达尔(Princess Reema bint Bandar al-Saud)担任该地区的顾问。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瑞玛·班达尔

6月1日,Uber宣布这笔投资,开始等待外界的反应。很快,社交网络上掀起了一股抵制Uber的热潮。女权组织Code Pink联合创始人梅地亚·本杰明(Medea Benjamin)回忆道:“我们在Uber办事处门口抗议。我们还提出请愿,并在社交媒体上抨击他们。”但这些批评并没有产生太大影响。

Uber那天不仅密切关注媒体,还在关注竞争对手。当该公司宣布交易时,专门派遣一个监控团队去监视滴滴总裁柳青的动向,她当时在美国出席Code Conference大会。该团队记录了柳青得知PIF投资Uber后的反应。虽然知情人士均不肯透露她的具体反应,但无论如何,这条新闻似乎都产生了影响。

两个月后,Uber与滴滴达成协议。尽管这主要是一种战术撤退,但Uber还是从中国赚了几十亿美元,而卡兰尼克也宣布胜利。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滴滴

但胜利似乎转瞬即逝。虽然该交易迫使滴滴回到谈判桌上,还帮助Uber进一步推进国际化扩张,但没过几个月,这个新的联盟就出现了嫌隙,而卡兰尼克面临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到2017年,Uber遭遇一系列职场文化丑闻。该公司跟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恶化。美国司法部开始调查Uber在世界各地的交易涉嫌违反贿赂法一事。这项调查的结果尚不明确。作为回应,Uber的外部法律团队也对该公司与瑞玛公主的关系展开调查。但并未发现任何不当行为。

瑞玛公主发言人也发表声明称:“由于并没有支付任何费用,所以显然没有违反美国法律。”卡兰尼克发言人尚未对此置评。

随着Uber危机发酵,一群投资者那年夏天开始转向卡兰尼克,引发了又一场权力斗争。面对这种局面,卡兰尼克宣布休假,一周后又宣布离职。而Uber早期投资者Benchmark则提交诉讼,声称他们在同意授予卡兰尼克3个董事会席位时遭到误导,并没有了解公司的真实状况。

Benchmark最终撤销官司,与卡兰尼克达成停火协议。但那时,卡兰尼克已经任命了他所控制的3个董事会席位。

摆脱沙特烙印

当科斯罗萨西掌权后,他原本希望带领Uber摆脱各种丑闻的困扰,但当时并没有多少迹象显示该公司与沙特之间的关系会成为定时炸弹。到2018年,情况进展良好,Uber与沙特之间的关系甚至有所升温,还获得了软银领投的93亿美元融资。这对新官上任的科斯罗萨西来说极为有利。

幕后情况是,软银的930亿美元愿景基金中有450亿美元来自沙特。虽然这笔投资目前记在软银的账上,但在获得沙特政府许可后,有可能会转移到愿景基金。事实上,愿景基金的很多投资都采用了类似的做法。

今年夏天,当沙特阿拉伯取消女性驾车禁令时,Uber与该国的关系似乎已经无忧。美国传统观念认为,默罕默德王储是一个自由派,尽管他在2017年进行的反腐清洗被视作是一种权力集中化的措施。双方的关系升温后,Uber甚至考虑对该地区加倍下注,有意收购迪拜专车公司Careem(知情人士表示,Uber至今仍然考虑进行这笔收购)。

之后,记者卡舒吉今年10月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遭到谋杀。外界认为默罕默德王储参与此事。几天之内,这一事件就演变成沙特及其美国商业伙伴的一场公关灾难。“这的确是个转折点。”Code Pink的梅地亚说,“一个月间发生了很多变化。”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Code Pink抗议卡舒吉被谋杀事件

在危机发生后,Uber董事阿利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是第一个宣布退出10月沙特会议的人。Uber私下里紧急谋划应对措施。高管呼吁科斯罗萨西快速采取行动,否则可能出现高管离职潮。科斯罗萨西致电阿尔-卢马延,把他不会参加会议的决定告知对方。

但有一个人并没有公开疏远与沙特的关系,他就是卡兰尼克。有人在会议举行的那个星期看到他现身利雅得。除此之外,Y Combinator的山姆·阿特曼(Sam Altman)和美国前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也都出席了会议。卡兰尼克与沙特之间的关系可以追溯到阿尔-卢马延在董事会斗争中支持他之前,那是在2016年,卡兰尼克当时与穆罕默德王储在旧金山的Fairmont酒店会面。

卡兰尼克与沙特政府之间的关系虽然不受欢迎,但也并不出人意料。这位Uber联合创始人一向都争强好胜。“人们普遍认为,不管谁的钱,他们都会接受。”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阿伦·桑达拉拉简(Arun Sundararajan)在《共享经济》一书中写道。但科斯罗萨西还是希望给该公司建立更有原则的声誉。在他上任的第一年,科斯罗萨西对Uber以往的不当行为道歉。现在看来,他的道歉内容似乎又要增加一条。

科斯罗萨西目前的处境很微妙。他是伊朗后裔,而伊朗一直以来都是沙特的敌人,而两国之间的关系对卡舒吉事件的不断发酵似乎也产生了影响。

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后:苹果投资滴滴让Uber惊慌阿尔-卢马延在“未来投资计划”大会开幕式上演讲

参与Uber与沙特协议的高管表示,即使科斯罗萨西想要让Uber摆脱与沙特之间的密切关系,也并没有多少可以施展的空间。内部人士表示,解决Uber沙特烙印的最好办法就是上市,为其提供更多自主权来重塑董事会。上市公司对投资者的控制很低,因而可以对Uber与独裁国家合作的名声形成对冲。

目前为止,Uber的战略似乎还是默默等待。该公司董事会周二召开了一次马拉松式的全体会议,卡兰尼克和阿尔-卢马延也都参加会议。科斯罗萨西准备披露2019年的发展计划。阿尔-卢马延仍将继续担任该公司董事。至少目前看来,科斯罗萨西似乎还没有在会议室里特意提到沙特事件。


本文来自物联商业网,本文网址:http://www.boiots.com/news/show-54386.html。更多精彩新闻尽情关注物联商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