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商业网

物联网模块国产化过程

日期:2018-07-11 07:52:12 来源:物联商业网 阅读次数:4861 分享:

导读:通信模块发展史,是一部半导体核心器件的国产化历史。从法国的wavecom,德国的西门子,加拿大的SIERRA,再到Simcom,移远,合宙等中国厂商,从行业内的视角来回顾这个历程,也算是中国通信芯片行业国产化进程的直观缩影。

 

整个通信模块的发展历史,是一部半导体核心器件的国产化历史。从法国的wavecom,德国的西门子,加拿大的SIERRA,再到Simcom,移远,合宙等中国厂商,从行业内的视角来回顾这个有趣的缓慢的历程, 同时这也是中国通信芯片行业国产化进程的直观缩影。

物联网模块国产化过程

整个通信模块的发展历史,是一部半导体核心器件的国产化历史。

从法国的wavecom,德国的西门子,加拿大的SIERRA,再到Simcom,移远,合宙等中国厂商,从行业内的视角纵观这个有趣的缓慢的历程, 同时这也是中国通信芯片行业国产化进程的直观缩影。

(本文描述的是发展历史最为悠久的GPRS模块,WiFi、蓝牙模块不在本文的阐述范围。)

一、wavecom:物联网模块的奠基人

wavecom 是法国公司,1993年成立,是通信模块的开山鼻祖。

通信行业有两个大事件跟wavecom有关:

第一个,中国第一批国产手机是采购wavecom模块组装而成的,1999年,TCL从wavecom订购了20万个GSM模块(单价1000元以上),以后陆续订购了几百万个模块,这种方式摆脱了海外品牌的技术壁垒,开创了手机的一个时代,并引导了一波潮流,很快波导也跟进跟萨基姆合作也是这个形式。如果有大佬写一篇手机发展史的话,这一段是无法抹掉的重要篇章。

第二个,wavecom不仅仅是把AT指令做的非常完善,而且推出了风靡业界的openat架构,这个架构至今还在被各个模块厂家广泛采用,那就是在模块内部开辟一个虚拟通道,模块的应用软件通过这个虚拟通道发送AT指令给自己,完成GSM服务的请求和应答。

物联网模块国产化过程

目前所有模块的二次开发方式,几乎都是这种方式,包括目前比较流行的Luat二次开发架构,也是采用虚拟通道发送AT的形式完成网络功能的。

也就是说,在十几年前,wavecom的经营理念和技术架构就已经很超前了,这充分说明了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雄厚实力。

2006年,wavecom以3260万欧元(3900万美元)收购索爱的M2M部门,M2M其实也就是通信模块,那时候还没IOT这个说法。

你看,这个时候的wavecom靠着一个小小的通信模块,已经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不差钱的巨头了。

无论时局怎么发展,都无法磨灭wavecom当年在行业的地位。可以这么说,没有wavecom的奠基,就没有模块行业的蓬勃发展,也没有中国第一代手机的辉煌。

收购索爱的模块业务是wavecom 的发展高潮。接下来的几年,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当然也是随着中国市场的逐步爆发孕育了一批中国优秀企业,欧洲大佬在通信行业无法维持高速增长,wavecom于2008年底作价2.75亿美金的高价全部卖给加拿大的sierra wireless,从此sierra成为全球模块行业老大,一直延续至今。

在这起收购之前的2007年,通信模块在全球份额分布为,西门子第一名27%,wavecom 25%,simcom 13%,摩托罗拉8%。

二、西门子:市场化运作的成功典范

在通信模块市场,wavecom是整个市场的奠基人,但是要说对整个市场的影响力,西门子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如果让行业老兵们回顾通信模块的经典型号,wavecom的型号可能没有几个人能说的出来了(wavecom模块型号取名不好,一般是四个数字还带字母,比如Q2403A,比较难记),但是西门子的TC35,TC35i,MC55这几个型号,至今被人经常提起,以至于这几种模块型号在二手市场也被追捧好多年。

很多老一辈的做设备的通信大佬,经常津津乐道的说起来自己花1000 多块钱买一个西门子模块,做了个设备卖了100多台出去,赚了十几万。马上就会有另一个大佬说,我当初更早买的西门子模块3000多块一个,设备卖出去一万块钱一台!

作为极大的反差,2018年的现在,一个功能更完善品质达到工业级的GPRS模块,售价还不到20块钱。

物联网模块国产化过程

西门子公司是1847年成立的老牌的不能再老牌的企业,而通信模块这个新玩意,西门子在1996年推出了第一款。

西门子作为老牌资本主义的品牌,营销水平确实比较高,他充分利用了分销渠道,当时无论是安富利这些龙头代理,还是各个大小贸易商,你手里只要有稳定的西门子模块的货源,就是拥有了印钞机。分析其中的原因,第一个是西门子模块的故障率非常非常低,第二个是国产模块型号还太少,品质水平也还有些差距,所以基本上西门子模块成了M2M模块的代名词。

那个时候的模块一般都还有一个连接器,用户母版上有个连接器母头,模块上面有个公头,另外母版上就四个洞,只要把模块扣上去,再把模块屏蔽罩突出的四个铜片穿过母版的洞,再把铜皮扳平,模块就固定在母版上了。这样模块有不良的话,更换非常方便。这种使用方式,充分说明了模块确实是个很贵的元器件。到了现在的2018年,哪个厂家也不会使用这么低效的加工方式了,模块要么是LCC封装,要么是LGA封装,用户可直接用SMT工艺大批量贴装生产。

然而无论老牌帝国主义有多牛逼,终究无法抵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发展洪流。随着中国科技企业科技水平的提升,西门子模块的优势逐步消亡,西门子按照惯例,把业务分拆出售。

风投基金cinterion于2008年收购了西门子模块,模块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也开始向中国厂商OEM和ODM。随着运营的困难加大,全球最大sim卡厂商金雅拓(Gemalto)2010年7月1.63亿欧元收购cinterion。

金雅拓合并第二大模组厂商,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因为sim卡和通信模块是物联网系统两大核心并且是刚需器件。不过事实上发展并不顺利,金雅拓在市场没有出现大家期待的作为。2017年底,法国航空全资收购金雅拓,价格47.6亿欧元。看来欧洲大佬们在通信市场真的是玩不转了。

本文来自物联商业网,本文网址:http://www.boiots.com/news/show-49060.html。更多精彩新闻尽情关注物联商业网.